论坛倒计时

| 推荐会议 |

2019年4月27-28日 

上海光大会展中心国际大酒店

立即注册
新闻详情
DETAILED NEWS
简评《关于印发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3个文件的通知
来源:大成 | 作者:prod21fd6 | 发布时间: 2018-10-02 | 44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8年9月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布了“互联网+医疗”服务领域的基本规则(《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诊疗办法》”)、《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医院办法》”)》、《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远疗规范》”)),我们试将三份文件中包含的新规则与亮点归纳评析如下:

明确了互联网诊疗、远程医疗服务的定义及范围

互联网诊疗,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诊疗办法》较之同年4月公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对复诊作出了更明确的定义:“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对相同诊断进行复诊。”可见,《诊疗办法》中对于复诊的定义是针对同一诊断作出的再次诊疗,对于进行初诊、复诊活动所对应的医疗机构、医师是否相同并无强制性要求。需要注意的是,上文所述互联网诊疗是指患者直接通过互联网医院在线就诊的情况。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就诊,由接诊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直接邀请其他医师进行诊断或会诊的,对于该通过互联网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医师,诊疗范围将不仅限于常见病、慢性病的复诊。

目前为止,就复诊环节“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要求中,具体如何掌握病历资料,仍有待明确,如患者在某未建立电子病历系统的医院完成初诊,其欲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复诊时,医师是否必须取得该患者病历原件?纸质病历的扫描件可否作为互联网医院执业医师对患者进行复诊的依据?国家正在建立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以及电子病历数据库,目前大部分三级医院已完成电子病历系统的建立。然而,常见病、慢性病诊疗的“主力军”却是电子病历系统并未完全普及的二级至基层医疗机构,在全面建设完成区域卫生信息平台、电子病历数据库前,初诊病历与互联网医院的衔接问题在此过渡阶段尚需细化、明确。

远程医疗服务,是指一医疗机构直接或通过平台邀请另一医疗机构,为邀请方患者诊疗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根据邀请方是否参与患者诊疗,可分为远程会诊及远程诊断。《远疗规范》对远程医疗服务的邀请方与受邀方都仅限定于医疗机构,而前文所述的医疗机构通过互联网直接邀请医务人员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将由《医院办法》来管理。《远疗规范》的出台及远程医疗服务的确定,有利于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解决基层和边远地区人民就医问题。

明确了互联网诊疗、远程医疗服务、互联网医院及人员的基本要求

互联网医院,包括作为实体医疗机构第二名称的互联网医院,以及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诊疗办法》对新申请设置的医疗机构与已经取得执业资格的医疗机构分别规定了不同的准入程序;《医院办法》通过附录《互联网医院基本标准》,从诊疗科目、科室设置、人员、房屋设备设施及规章制度等方面对申请设置互联网医院或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的医疗机构作出了细化的要求。需要注意的是,实施互联网医院准入前,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应当建立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信息平台对接,实现实时监管,若一省内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未完成建立,则不得对互联网医院准入进行审批。

人员方面,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医师应依法取得职业资格并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在互联网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医师、护士应当可在国家医师、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人员方面,《远疗规范》要求邀请方至少一名执业医师陪同,对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由执业助理医师或乡村医生陪同;要求受邀方至少一名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的执业医师提供服务。

结合互联网诊疗、远程医疗服务的疾病范围与相关人员要求,我们发现,“互联网+医疗”服务大致可划分为两种模式:患者直接通过互联网或互联网平台与医师建立联系的“患者-互联网-医师”模式与患者前往实体医疗机构,在医师的陪同下通过互联网与其他医师或医疗机构建立联系的“患者-医师-互联网-医师”模式。在“患者-互联网-医师”模式下,由于患者缺乏相应检验设备、卫生技术人员的陪同,其潜在风险必然远大于后者。故两者相较之下,“患者-互联网-医师”模式下对诊病范围(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及人员要求(电子注册,医师须独立执业三年以上)均更为严格。

明确了相关法律责任的承担

根据不同的诊疗模式、医疗机构的组成模式,三份文件明确了承担法律责任主体与争议解决机关。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独立作为法律责任主体;实体医疗机构以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时,实体医疗机构为法律责任主体;患者与互联网医院发生医疗纠纷时,应当向互联网医院登记机关提出处理申请;在远程医疗服务过程中发生医疗争议时,患者向邀请方所在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提出处理申请,远程会诊由邀请方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远程诊断由邀请方和受邀方共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法律责任主体及争议解决机关的确定,填补了政策的空白,为“互联网+医疗”服务提供了底线保障,也防止医疗争议发生后患者救济无门从而导致其他恶劣后果。

通过对上述三文件的观察,不难发现,相关监管机构对通过互联网向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医师的资质要求相较于实体医疗机构的门诊医师还是有所升高的,这一要求也符合“互联网+医疗”将优质医疗资源通过互联网手段分摊至医疗资源分布不足地区的理念。目前我国三甲医院户限为穿,专家门诊一号难求的问题根本而言源于目前我国优秀医师、专业医疗设备的总数不足、分布不均,导致医疗资源贫乏地区病人向医疗资源发达地区、三甲医院集中。本次“互联网+医疗”三大文件的公布,将有助医疗资源发达地区、三甲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动我国医疗资源分配向更为合理的方向前进。
​大会公众号
参会报名:
021-6415 0355-634

发言咨询:
021-6415 0355-845

赞助与展位:
021-6415 0355-856
联系我们
上海徐汇区肇嘉浜路333号            
亚太企业大厦605-606室

+86-21-64150355           
+86-21-64730337